发标时间:9:00-19:00 (周日不发标) 平台支持约标
发标时间:9:00-19:00 (周日不发标) 平台支持约标

美通学院 > 投资者教育 > 从陆金所风波到红岭清盘 强监管下有恐慌吗?

从陆金所风波到红岭清盘 强监管下有恐慌吗?

  • 从陆金所风波到红岭清盘 强监管下有恐慌吗?

    陆金所“风波”刚刚过去,最新排名居互金行业第4(中国电子商务协会金融科技研究院7月发布)的红岭创投,也宣布将在3年内清盘网贷业务。

    强监管之下,越来越多的互金平台正谋求转型甚至抽身。7月27日,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宣布,将在2020年12月31日之前,以三年为过渡期,将现有网贷产品全部清理。

    至于为何选择清盘网贷业务,周世平表示,主要是基于对行业的判断、盈利预期的担忧,以及监管环境的变化。

    此前以大标著称的红岭创投,自2016年以来正在经历一段严酷考验:去年的“8·24”网贷监管细则,对于同一借款人、企业在同一平台分别有了20万和100万元的限额要求;大标之路被堵,红岭创投则通过金交所和私募基金,面向高净值客户。但如今,互金平台与金交所的合作也面临监管重拳。

    “大标不能做,但是小标也不是我们的强项。”此前对小额贷款并不看好的周世平无奈坦言,网贷并不擅长,也并非其所看好,平台创立8年至今未曾盈利。

    综合来看,陆金所“风波”以及红岭创投宣布清盘,监管叫停互联网平台与交易场所合作违法违规业务,都是不可忽视的政策背景。

    大标平台如何转型,是留在红岭创投们眼前有待解决的问题。

    陆金所“风波”

    尽管陆金所“风波”已经过去一周时间,却仍足以让互金圈人士心有余悸。

    腾讯财经此前曾报道,7月20日,一则“陆金所将被整顿,奉劝投资者从相关产品中退出”的微信截图在社交网络流传。对此,陆金所晚间在官网回应称,目前陆金所经营管理一切正常,投资者合法权益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尽管官方进行了辟谣,但投资者恐慌情绪却在蔓延。

    据《华夏时报》统计,7月20日网传陆金所面临被整顿后,当晚8点左右,债权转让标的大概为300多页,而到了晚上11时,债权转让超过900页,意味着将近9000余债权人都选择卖出标的。其中,定期转让栏目更是出现多笔百万级别的转让项目。

    随后市场开始冷静,陆金所债券转让标的数量迅速下降。市场猜测,该传言的流出,或许与近期金交所与互金平台违规合作被叫停有关。

    近期,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64号文,即《关于对互联网平台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从事违法违规业务开展清理整顿的通知》。该文件要求,7月15日前,停止与各类交易场所合作开展涉嫌突破政策红线的违法违规业务的增量。

    合规的关键问题在于,是否将权益拆分面向不特定对象发行,或以“大拆小”“团购”“分期”等各种方式变相突破200人限制。

    “互金平台+金交所”模式兴衰

    华东地区一位金交所人士对腾讯财经表示,互金平台和金交所的合作其实由来已久,但2016年8月的“8·24”网贷监管细则,让这一模式开始逐渐盛行。

    所谓的金交所,指的是经有关监管部门批准设立的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所,这类交易所提供金融资产的挂牌交易、登记结算、受托管理等服务。

    据上述人士介绍,金交所最早是地方股交所的一个分支,接受部级联席会、地方的金融办,以及证监会等部门监管。

    2016年8月24日,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对于同一借款人、法人在同伊平台分别有了20万和100万元的限额要求。

    额度红线之下,一些网贷平台便开始与金交所合作,以规避这一限制。

    上述金交所人士介绍,促使双方合作的动力无外乎两点:互金平台的流量优势,以及金交所的产品优势——若不跟交易所合作,现在很多互金平台面临的情况是无产品可卖。

    网贷之家相关资料显示,目前,互金平台与金交所的合作产品,主要有收益权转让、定向融资和投资计划三种模式。

    但在网贷之家一位分析人士看来,无论何种产品,双方所扮演的角色都无外乎,金交所负责具体的金融资产交易撮合,而互联网平台负责用户导流,产品代销等。

    具体到网贷平台,一位市场人士对腾讯财经概括称,“P2P+金交所”常见违规模式是,不少平台为了符合权益持有人不超过200人的规定,将单个金交所产品分多期发行,保持单期不超过200人;又或将金交所产品先摘牌再将收益权多次转让,但其实底层资产的实际持有人已突破200人上限。

    互金平台与金交所合作模式图

    一位关注互金领域的律师对腾讯财经评价称,难以辨别的底层资产,外加互金平台可能出现的信披不完善的现象,很多的高风险产品被售卖给低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这就出现了风险错配。

    风险错配会带来潜在隐患。

    2016年12月,招财宝发售的侨兴债私募产品将10亿元侨兴债拆分为200万元的产品进行出售,认购起点为1万元。侨兴私募债产品由广东金融高新区股权交易中心备案,并由其将产品信息发布到蚂蚁聚宝平台上。每一期产品均不多于200人,没有超过监管要求。但当时逾期金额却高达3.12亿元。

    “规范”之后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共有9家金融资产交易所、43家地方金交中心。

    与之形成对比的一组数据是,据网贷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7月6日,全国共有46家互联网金融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目前传统网贷平台与金交所合作的累计规模约在1000-2000亿元,全部互金公司与金交所合作的累计规模将在万亿元以上。

    在一位金交所人士看来,金交所“触网”主要是此前遇到了一些窘境:金交所最初以B2B业务为主,面向企业俞金融机构,许多人面对这个名词,不知其为何物;同时,许多金交所在前中后端都存在不足,在获客等诸多方面面临压力。

    而对于互金平台来说,产品则是他们所苦恼的一个问题。在他看来,对于京东金融、苏宁金融这样的平台来说,若不与金交所合作,可能就面临着无产品可卖的局面。

    一家与金交所有过合作的平台负责人对腾讯财经表示,“64号文”针对的只是违规合作的情况,只要不出现拆分底层资产,不突破200人上限的情况,就不存在问题。

    但在多位市场人士看来,虽说相关整治并未一刀切,但是依旧可以感觉监管非常严厉。同时,金交所产品最小的规模650万元,通常情况都在2000万元以上,若不拆分且保持在200人上限之下,起投门槛通常在5万、10万,相对较高比较难卖。

    开鑫金服总经理周治翰认为,金交所应该正确地拥抱互联网,当前一些注重合规的金交中心,所发行的项目可以穿透到底层资产,且项目与资产一一对应,投资人数严格控制在200人以内。但这需要金交中心开展认真细致的工作,在职能范围内切实做好尽职调查和风险防范,在合规与市场份额中间作出取舍。

    他还表示,此外,引入机构和企业资金也有助于解决200人上限的问题。例如金交中心往往有不少大中型企业客户,可为其量身设计对接符合需要的投融资产品。

    7月24日,贵州省发布《贵州省交易场所管理办法(试行)》,其中重点增量内容包括两点:

    一是在开展经营活动中,不得将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不得将权益按照标准化交易单位挂牌交易,不得将权益通过拆分、代持等方式变相突破合格投资者标准;同一发行人基于不同的资金用途、基础资产而发行的多期产品,每期产品投资人累计持有人数控制在200以内的不视为变相拆分。

    二是,从投资者保护角度要求,具备较强风险承受能力且金融资产不低于50万元人民币的自然人。

    前述金交所人士认为,上述文件对于投资人200的上限有了更加明确的规定,同时对投资人的保护也更加明确,64号文是从互金平台的角度进行规范,而该文件则是从金交所的角度,推动合作的进一步规范化。

作者:美通 时间:2017.07.29